• 回归之路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出去!出去!!  再憋闷在六合之内白璧森严的困境之内,怕眼下的出租屋都要被狂乱而大胆的心声,放大成永远也卖不出去的超大的音箱。  通过泰山慢十八盘似的一线天的楼群底层,游魂一般来到大街的开口处,程风立即惊讶地发现,自己恍惚又陷入了另一种无形无路的恐慌。  阔绰的的大街,凌晨一点钟,白天剥啄的那些剩余价值的一股股臭气全都找到了知音。黑寡妇的蜘蛛夜色掩护下四处流淌着涎液。  空荡荡的大道两旁,高高挺立的照明灯发散着一根根细如火烧眉毛的金色光芒,仿佛一群裸体的天使用无名指愉快地抚慰着丢魂落魄者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忧伤。身临其境,使人不禁要疑心,自己是否已经到达了天堂第九层。  好一个狮子大开口!  回家,回家!  这个压箱底的美好的声音,在程风迟重的脚掌踩踏后源源不断地向四周路面的薄弱地方旁逸逃散。午夜梦游人,蟒蛇回吐的湿淋淋浓缩的的一颗惊心。  回家,是的,无论如何必须回家。可是,跨进家门的第一秒,亲人的目光会怎么看他,第一句会怎么问?嘲笑的浪潮会不会把他推到咆哮的边缘,无地自容之中,奋力撞向南墙?事不过三,可这已经是第四次失败了!怎么办?什么怎么办,借丛林老野猪一身厚皮囊披挂,倘若合体,感受又合情合理,低头闭眼那么纵身一跃,突然间不就跌入家门所允许的氛围之内了吗?那这一切神经兮兮张牙舞爪的末梢不就全都安静下来了嘛。  回家,回  可是慢着!孩子又会怎么看?拨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啊红鸡公啊红鸡公,借你一双翅膀送我回家吧。  倏地,一座白色垃圾山在程风右边笔挺的灯杆下砉然崩溃,墨绿色垃圾筒随即浮出海面,浪花中翻滚出一团黑色人影,蠕动着慢慢地直立了起来。那团黑影黑发黑衣黑裤子黑眼睛环绕着一双黑胳膊抓紧一只白糊糊的快餐盒,往黑洞洞的嘴里快速地挑拨。显然,此刻站在程风面前的应是一位失去理智的老女人。或者说是疯子。别来抢我的饭碗!可怜的女人一边往后退,一边拿眼睛瞄准程风继续抵抗着。幽灵,谁是被辉煌的的街灯已经证明了的午夜的幽灵!  程风心中冷万博亚洲,新万博娱乐manbetx,万博娱乐国际笑,双手垂直交叉在小腹前,如长虫似的运动着优雅的身子,缓慢而又持续的向前头的天桥位移。途中,他的双腿不经意间竟模仿起太空舞步。  阴影,天桥下死水一般的阴影被一道人影所惊扰。它包围着程风的躯壳,似乎在问他索要什么。转身,程风看见,沉浸在远处大片大片光辉照映下的那个墨绿色的幽灵,恍然旋转着腾空而起,她一面加速,一面不停地变幻着自身的形体,最后化作一股混乱恶浊的意象野蛮地窜进程风的头颅啊,不详的命运,老女人伯母,前半生靠做挑夫养活三个女儿的倔强的母亲,是的,是她中午挑着百二十斤的稻谷去碾米厂,晚上一颗灰海螺就窒息了她的生气。  死前半小时,她的女儿们还在凄冷的夜风中争论医疗费怎么个分摊法。结果是遗憾的,在离医院百米的地方,她毅然绝然地闭上漫长等待中越来越空洞渺茫的黑眼睛......还有你,瘦弱矮小永远不知老之将至,头顶三重苦难脸色依然笑容不改的远房亲戚,为什么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初生的裸体扔进鸡窝的洗澡盆里呢?你一生敬奉神灵,为什么会在提着喜悦的贡品死在泥菩萨无动于衷的眼皮底下呢,当酒醉的癞蛤蟆似的车头撞上你的那一瞬间,你难道忘了祷告,请菩萨显灵救你一命呢,难道菩萨与怪物本来就是同谋,好让你勤劳与顺从的美德给他们无偿提供闪光的金箔啊,伯母,姨母母亲,你在家里还好吗,你......  该死,真该死!怎么会瞎扯上母亲呢。这个近乎邪恶的念头顺着思维的惯性刚刚露出火苗,程风立刻硬生生把它扑灭压死。  我怎么会把怪物和母亲联系在一起呢,罪过啊罪过,无可饶恕的狂乱而荒谬的联想。我这是怎么了?脸上怎么会泪水模糊呢?于是你看到,在这千里之外寂静无声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午夜的街头,一个男人在天桥的阴影中偷偷地流泪。哦,我的亲人们,你们若是看见这个景象,会不会劝我,浪子回家吧,家是一切受伤灵魂的避难所。  如释重负。程风迈着矫健的步伐径直走到此刻畏畏缩缩呆坐在一家店面门口犄角的那团黑影的跟前。他从裤子侧兜抓出两元钱,递给她。在三十秒手臂不放松的僵硬、尴尬的期待中,疯子,老妇人,或者怪物,终于以诡异的手法抹平了程风心底最后的涟漪她瞬间取走程万博亚洲,新万博娱乐manbetx,万博娱乐国际风手中的钱币,虬结的乱发随即四散 

    上一篇:落叶的启示

    下一篇:没有了